1985-86休斯敦火箭被遗失的最伟大赛季(一)

时间:2019-08-30

  雷德:比尔-费奇把我叫过去说,“我要让你打首发控卫。”我说,“是吗?好的。”他又说,“问题是,如果你打了首发控卫,就拿不到最佳第六人了。”我知道这个奖意味着以后我可以多挣很多钱,于是我诚恳地问他,“教练,说实话,让我打控卫,我们能夺冠吗?我只需要知道这个。”他说,“能,你可以带着我们夺冠。”我说,“那就这样吧。” 鲍勃-莱恩(《波士顿环球报》记者):约翰-卢卡斯是个昙花一现的后卫。我曾经写过像这样一个开朗,有学双学位的人屈服于毒品究竟有多可怕。如果没有毒品,我想他入选名人堂是没问题的。现在我们永远不知道他原本可能成就什么了,这确实令人悲伤。 道森:我们基本都没有后卫了。里维尔的表现本来那么好,结果他伤了手腕之后我们就没有后卫了。 查理-托马斯(火箭老板):那时候我女儿只有十来岁,有天晚上我回家,她说:“你要去抛硬币吗?”我说:“我也不知道,机会都是50/50。”她说:“我觉得会是头朝上,我做了个梦,就是头朝上。”我说:“那我就说头朝上好了。”最后她和我一起去了现场。 比林伯利:费奇想让桑普森打中锋,他一直再说“拉尔夫应该开发出像样的脚步,好在底线构成威胁。”拉尔夫根本不是那块料。比尔总希望能改造他,毕竟,火箭还从来没有过像拉尔夫这样的球员。 雷德:当我们打进季后赛第二轮的时候【注:火箭在首轮横扫国王】,拉尔夫在更衣室里的黑板上写,“我们会是第一名。”我说,“我告诉你这意味这什么吧。现在,我们能拿75000奖金,下一轮是10万,如果夺冠,奖金会是15万,你的经纪人也不能碰这笔钱。在乎什么第一名的,都是球迷,咱们在乎的是钱啊孩子。” 雷德:从(85-86赛季)训练营开始第一天,一切的感觉就很不同。大家相处得非常融洽,训练结束后没有人单独行动,我们都是在一起的。 桑普森:我只是觉得,埃尔文-海耶斯要多点上场时间就能拿到合同里的奖金了。那时候我们打比赛的目的又不是赢球,只是为了博一个更好的选秀权嘛。我只是把我的意见说了一下。 桑普森:很多人觉得我原本可以得到更多分,抢更多篮板。但还是得让两个7尺大个能够共存啊。 鲁迪-汤姆贾诺维奇(火箭助教):劳埃德是个很有天赋很特别的球员。【注:1985-86赛季,劳埃德场均出场29.8分钟,得到16.9分,投篮命中率达到53%。而他17.7的效率值换到今天,在联盟得分后卫里也排得进前6。】他身体素质强悍,球风很非主流,感觉他能从任何缝隙穿过去。(米切尔)威金斯是个强硬的家伙,他热爱防守,拼抢前场篮板。 埃洛:他很喜欢挑战球员,你要么服从要么滚蛋。有一次他和拉尔夫在训练赛里因为一个战术吵了起来,互不相让。幸运的是,鲁迪-汤姆贾诺维奇(助教)和卡罗尔-道森把他们拉开了。【注:1986年,埃洛在火箭并没有得到多少上场时间。他开玩笑说:“那时候球队名单有12人,实际上的轮换阵容可能只有8到9人,剩下就是挑几个长得好看点的坐板凳上。”】 麦克道威尔:我还记得在奥克兰,坐在球队大巴上望着酒店大门,希望约翰赶紧出来。后来车开走了,约翰-卢卡斯的职业生涯也暂时告一段落了。 雷德:当时拉尔夫读报纸还故意读得很慢。“我只是……觉得……我们的训练……时间……太长了……”罗德尼当时跟我说,“哟,英语专业高材生就这么读报?”如果我当时在喝水,肯定喷他一身。 詹姆斯-沃西(湖人前锋)在赛季中期他们就开始上升了,他们真是一支不错的球队,有深度,也有好教练。我记得当年常规赛我们最后一次交手输给了他们【注:实际上是倒数第二次】,他们跑起来了,我们以前从没见过。劳埃德,威金斯和雷德真能跑,我们还以为靠经验就能打败他们呢。 比尔-费奇(火箭主教练):我永远不会后悔。麦克雷做到了我希望他做到的一切,他是个非常不错的球员。可能我唯一感到抱歉的,就是在那之后差不多五年时间里,我们每次碰到克莱德,他都会在我耳边喋喋不休地讲垃圾话。我觉得他恨不得创造新的垃圾话纪录。 马克-海斯勒(《洛杉矶时报》记者):哈基姆太优秀了,所以大家都针对波特兰和萨姆-博伊(在乔丹之前被选走)。我爱乔丹,但那时候大家都觉得第三顺位对他来说也不错,谁知道他以后会成为那样子。 卡罗尔-道森(火箭助教):没比赛的时候,我总会去看奥拉朱旺打球。大梦那时候还不会出手太多,但我们知道他能扣能盖帽能抢板也能跑。 克雷格-埃洛(火箭后卫):我们都叫他“录像队长”,因为他总会让我们先练两个小时,再看两个小时录像。 而桑普森在弗吉尼亚读了4年大学,放弃了赚大钱的机会,也没打过NCAA决赛,但还是三次获得奈史密斯奖,并成为大学篮球史上最优秀的中锋之一。 西奇丁:休斯敦拿到了状元签。如果步行者拿到的话,我就能和桑普森做队友了,那样的话我就不可能和他打架了。(三年后两人在比赛中打架) 奥拉朱旺:当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在看拉尔夫打球了。我是他的球迷,他每次接球后的终结能力和手段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而当我和他做了队友,我想他可能都意识不到自己带给我的影响有多大。 弗兰-比林伯利(《休斯敦纪事报》火箭随队记者):第一年他们几乎赶走了所有人,就好像是“拉尔夫来了我们要彻底重建”一样。 道森:他是个军官一样的教练。他要求很高,但也非常公正。他24小时都不忘记工作,我们那时候经常去他房间看录像到凌晨四点再去睡觉。 奥拉朱旺:非常艰难的一个系列赛,(比赛结束后)我们从丹佛直接飞到洛杉矶,根本没回去。湖人已经在等我们了。 雷德:费奇教练开过一次会,他说,“我们现在能做两件事。一件是让约翰打完整个赛季,一件是现在就送他去戒毒所。”我和里维尔当时资历比较老,我们建议他去接受治疗。年轻的球员都说,‘哥们儿,你这根本不是替他考虑。’我说,“我只是不想看他死了。” 1982-83赛季开始前,费城用1320万的合同签下了MVP摩西-马龙,火箭则得到了克拉德维尔-琼斯和骑士的1983年状元签。后来费城赢下了1983年总冠军,而火箭只拿到14胜(握手1号和3号签)。步行者拿到20胜62负,两支球队将在选秀大会上抛硬币决定状元的归属。 阿伦-里维尔(火箭后卫):他们都非常棒。优秀的篮板手,防守尖兵。而刘易斯是个纯得分手,米切尔会投篮。他们从没得到过应有的称赞。 赫伯-西蒙(步行者老板):我记得当时硬币掉到了地毯上。托马斯带了女儿来,我什么都没有,我当然赢不了他。 罗伯特-雷德(火箭锋卫人):在火箭得到拉尔夫和罗德尼之后,比尔-费奇和雷-帕特森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跟我妻子谈了谈,都觉得,“复出吧”。【注:作为火箭最好的球员之一,雷德在火箭交易掉马龙之后选择退役,但在1982-83赛季后复出。】 吉姆-皮特森(火箭前锋):没人愿意最后一个上飞机,因为那意味着你就得听一路长篇大论了。 海斯勒:火箭从来没被外界影响决策,这其实也有道理……他们在84年选了哈基姆,86年就进总决赛了。 麦克道威尔:能过次轮让我非常惊讶,直到现在,丹佛仍然是我见过的最吵闹的主场。当时我在球场上已经丧失分辨声音的能力了。【注:火箭在次轮4-2淘汰掘金,第6场双方战至加时,奥拉朱旺和桑普森先后犯满离场,最后打中锋的人是格兰维尔-维特斯,但火箭还是以126-122获胜。】 费奇:我父亲在海军部队里做过健身指导,我14岁的时候就和他们一起训练了。所以我执教很看重纪律,这可能会惹毛一些球员,但从长远的角度看,我相信对他们是有好处的。 汉克-麦克道威尔(火箭前锋):以前在我们的球队包机上,有个位置是没人愿意去做的——就是比尔旁边的座位。我们都不想成为最后一个上飞机的人,因为到最后剩下的空位肯定就是他旁边的座位。 哈基姆-奥拉朱旺(火箭中锋):克莱德(德雷克斯勒)当时是自由球员,基本每个人都希望他能留下。比尔-费奇对罗德尼的看法却不太一样。 大卫-斯特恩(NBA总裁):乐透的设立,就是为了防止球队摆烂。显然,火箭当时成了众矢之的,哪怕他们没有故意输球,但确实有人是这么认为的。 皮特森:当时他真的很超前。那时候没有人愿意在比赛录像上花那么多时间,80年代中期,连电视遥控器都是新玩意儿,他的比赛录像不能遥控,只能靠手动倒带。我们也只好坐在那一遍遍看重复的镜头,然后抱怨:“哦他又开始倒带了。他怎么就不会快进呢?”他真的可以把那些战术一遍遍地反复看就好像从没看过一样。 费奇:我们从一开始就锁定了哈基姆。如果我们没选他,他们会烧了我们的房子的。 奥拉朱旺:我们管掘金的进攻叫“Locomotive”,因为他们总在移动。而且,在高原,我们连呼吸都很困难。 杰里-西奇丁(凯尔特人后卫):步行者抛硬币失败的时候我在现场。硬币掉落时一路滚到墙边,每个人都挤过去看结果。 在正式被选进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的前一天,拉夫-桑普森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做了一番简短的讲话。他说他知道有人说他最近消失了:“一个7尺4寸的人如何能消失呢?”他问道。是啊,怎么会呢? 道森:对手是无法在我们的禁区里得分的。这两个人让我们的禁区统治力历史罕见。 ·1985-86赛季休斯敦火箭球员阵容(括号内为场均数据):哈基姆-奥拉朱旺(23.3分11.4篮板2.4盖帽),拉尔夫-桑普森(18.9分11.1篮板1.6盖帽3.6助攻),刘易斯-劳埃德(16.9分4篮板3.7助攻),约翰-卢卡斯(15.5分8.8助攻1.2抢断),罗伯特-雷德(12分),罗德尼-麦克雷(10.3分6.3分3.6助攻),阿伦-里维尔(7.9分3.2助攻),米切尔-威金斯(6.8分),吉姆-皮特森(6.2分4.8篮板),史蒂夫-哈里斯(4.5分),汉克-麦克道威尔(3分2.2篮板),克雷格-埃洛(2.7分),格兰维尔-维特斯(0.6分)。 比林伯利:结果费奇告诉他,“你TM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给我滚。”然后拉尔夫就开始对媒体讲这些事情,费奇就逼他在更衣室里读报纸。 这标题里有5个感叹号,而在接下来4年,桑普森4次登上《体育画报》封面。似乎篮球运动里还没有出现过像桑普森这样高度和技术结合得如此完美的天才,他能像拉塞尔一样移动,像张伯伦一样传球,还有传说中和卡里姆一样的上升空间?而且——他还有7尺4寸高。 麦克道威尔:这就是他的强硬作风。美洲杯MVP沃尼驾到“JJ”组合横空出世,有次队内比赛,克雷格-埃洛扭了脚踝,都疼到一瘸一拐的地步了。然后训练师迪克(范德沃特)就一直观察他的伤势,半分钟,一分钟,两分钟,后来我听到费奇说:“迪克,赶紧把他给我弄下去,比赛还要继续呢。”然后我们面面相觑:“妈的,埃洛都不能走路了啊。”最后,又瘦又小的迪克把埃洛拖了下去。 罗德尼-麦克雷(火箭前锋):在选秀前的周日,纽约的一档电台节目请了我、拉尔夫、(史蒂夫)斯蒂潘诺维奇做客。拉尔夫说火箭会同时选择我们俩(他是第三位),我第一次听人那么说。 雷德:在训练的时候,拉尔夫总觉得自己是“第一个身高7尺的控球后卫。”他只要这么想,比尔-费奇就会纠正他。 桑普森:当时我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潜力。我不只想成为最好的中锋,还想做一个后卫,一个前锋。而他们给我了这样的机会。 在常规赛还剩17场的时候,40胜25负的火箭想要避开掘金,而小牛则夺得了中西(Midwest)赛区头名。双塔再次双双入选全明星赛,劳埃德和威金斯成为了颇具威力的2号位组合,麦克雷则是防守专家。只剩一个问题:火箭不再有控球后卫了。不过,就像以往一样,比尔-费奇总会有办法。 比林伯利:诺姆-桑纽(时任小牛经理)当时因此非常愤怒。在1984年的股东大会上,他说他不想再看到在选秀里抛硬币的做法了。 比林伯利:拉尔夫会成为那种能改变比赛的球员,一个7尺4寸还能玩胯下运球的人,能下快攻,还有远投。雷-帕特森说过,“拉尔夫不仅会是年度最佳,他甚至会成为世纪最佳之一。” 皮特森:约翰(卢卡斯)在我新秀赛季(84-85赛季)因为吸毒被赶出了球队。有次我们在奥克兰转机去西雅图,我们都在等约翰上大巴,结果他一直没来。后来才知道他又复发了。 埃洛:约翰打得非常好,他可是有场均20+10的能力。他是奥拉朱旺和桑普森的最佳拍档,因为他懂得如何分配球权。 比林伯利:如果你看了当时火箭的阵容,比赛数据,然后说他们摆烂,那你跟我的观点可大相径庭。我记得当时有场打了加时的比赛,差不多快1000岁的埃尔文-海耶斯坚持打了差不多50分钟。【注:1984年4月13日,马刺129-128火箭,当时还没有出场时间统计记录。】 虽然火箭在1985年季后赛首轮输给爵士,但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可以成就的远不止于此。他们最受人关注的,就是天才后卫约翰-卢卡斯能不能少惹点麻烦。作为1976年状元秀,卢卡斯在84和86年曾经两次接受戒毒治疗。以前他在勇士时行为举止就颇为古怪,1981年《体育画报》出过一篇关于他的报道叫做“约翰-卢卡斯:收拾残局”。所以尽管奥拉朱旺和桑普森在引领联盟的变革,但如果没有卢卡斯,他们其实不会上升得那么快。 33年前,桑普森在弗吉尼亚大学度过了第一个赛季。《体育画报》为他专门做了一期封面报道,大标题是“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全世界唯一的桑普森!他能灌篮!他能盖帽!他还能背后换手!他7尺4寸——而且还在长高!” 麦卡伦:在休斯敦的记者有时候会打比赛,费奇都会去看那群混蛋记者。这就是费奇的生活,他连记者们的友谊赛都会看。 费奇:我最好的朋友卢卡斯为我做的这个决定。我总想找个想魔术师那样身材的人打控卫,因为视野会特别好。 当奥拉朱旺后来赢下两连冠的时候,桑普森早已被联盟遗忘了。在他30岁之后,就没有打出过什么有价值的表现了。他过早的凋零,让湖人多拿了两次冠军,让大梦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十年沦为平庸,也让他自己成为NBA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如果”。 桑普森在大一场均14.9分11.2篮板4.6盖帽,时任凯尔特人主教练的里德-奥尔巴克试图说服他参加1980年NBA选秀。凯尔特人在1979-80赛季拿到61胜,因为有了一个超强新秀拉里-伯德,与此同时他们还手握状元签。桑普森记得很清楚:“奥尔巴克到我家里来说,‘你可以为伟大的波士顿效力。’我考虑了一下,假如答应了奥尔巴克,可能你们就见不到穿着绿衣服的麦克海尔或者帕里什了。” 比林伯利:他们在那些艰苦的训练里完全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拉尔夫在还是新秀的时候就敢去对费奇说那件事。 1983年选秀大会,火箭用1号签选了桑普森,第二年,再选中奥拉朱旺。其他球队都被这个休斯敦和波士顿的双塔吓坏了,大个子瞬间变得抢手起来。1985年选秀,前17顺位中有8个是中锋;1986年,前7顺位里有4个是中锋。1986年总决赛,火箭与凯尔特人碰面,麦克海尔、帕里什、伯德、沃顿对抗桑普森和奥拉朱旺的场景简直宣布了新时代的开始。 当时很少有人察觉,这些球队其实当时已经达到了最高峰。1986年选秀两天后,凯尔特人新秀伦-拜亚斯意外死亡,球队似乎也因此伤了元气。而火箭这备受期待的双塔也因为伤病、禁药、怀疑、禁赛等等原因未能成功,桑普森最终也被交易到勇士。 费奇:约翰——上帝保佑他——幸好我们发现得早。让他离队我也陷入了很大争议,但我仍然觉得,如果我留他,他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比林伯利:球员们会装作要自杀或者呕吐,而比尔只是哈哈笑。但没有费奇,他们过不了湖人,打不进总决赛。 ·拉尔夫-桑普森,1983年状元秀,1983-1987年间效力于休斯敦火箭,后辗转过勇士、国王和子弹,1991年退役。其职业生涯仅有4个赛季出场数达到60。2012年,他入选奈史密斯名人堂。 就好比是今天的雷霆,充满天赋,却被各种因素浪费,球队阵容被毁掉,直到10年后杜兰特才拿到第一个总冠军——而这,就是火箭双塔的命运。 桑普森决定留校,这个篮球界都震惊了。奥尔巴克最终将他手里的选秀权(1号和13号)交易到勇士,换来帕里什和3号秀(最终选择了麦克海尔),波士顿三巨头就此诞生,并在接下来的6个赛季拿走3个总冠军。 比林伯利:规则改变10分钟以后,雷就对我说:“诺姆-桑纽以为自己有多TM聪明,他不想看到我再在抛硬币里赢啦。我拿到了桑普森和奥拉朱旺,我怎么还能打到西部倒数第一呢?但他也可以拿到最烂战绩,然后去抛硬币啊。”他停了一下继续说,“我们可以成为第一支无缘季后赛的球队,我也能赢下乐透,选了帕特里克-尤因,你能把我怎么样呢?” 雷德:有一次丹尼斯-约翰逊在半场过了我,他说,“雷德,你在搞什么?防守在哪?”我说,“你抬头看看禁区吧,感觉到很幸运么?”然后他把我骂个半死。 麦卡伦:1986年我被派至火箭做一期报道。第一部分写奥拉朱旺有多牛,第二部分写费奇对拉尔夫有多生气。在报道写完几周后我再碰见奥拉朱旺,他拦住我,拿着那篇文章的第二部分,把费奇的话都圈了出来说,“我跟你聊了那么久,你都不怎么写我呢?你怎么全写教练讨厌拉尔夫呢?”他只喜欢前半部分。我说,“哈基姆,这故事也不是从后半部分开始的。”那文章肯定是拉尔夫给他的,反正拉尔夫也很气费奇。【注:文章里关于费奇的话比较经典的引用:“拉尔夫从来不敢对我大声讲话,他要是敢,看我不踢他屁股。”】 尽管桑普森拿下了最佳新秀奖,但火箭在1983-84赛季还是输掉了53场比赛,甚至被指责故意摆烂。随后,他们以联盟倒数第四的战绩再次获得状元签,并摘下奥拉朱旺。之前雷德的退役和复出就让火箭的对手有所不满,而现在,他们更是开始拿着连续两个状元签大做文章。 皮特森:有次队内训练,我想在大梦面前出手,结果他直接把我按在篮板上了。罗德尼-麦克雷看着我说,“嘿,皮特——你现在还未够班啊。” 刘易斯-劳埃德(火箭后卫):防守的时候很多人会过了我到禁区,我就说,“去吧。”我以前跟哈基姆和拉尔夫说,“如果我让他们过了,你们就把球扇给我,如果你们跟上来,我就把球传给你们。不行的话,我就自己快攻扣篮了。” 杰克-麦卡伦(《体育画报》NBA记者):双塔的理念影响很深远。NBA当时不愿变革,中锋就必须是中锋,前锋必须是前锋。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想改变这一观念。 桑普森:我的技巧其实更远离篮筐一些。篮下已经有哈基姆了,我们俩其实都能里能外,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默契。 雷德:拉尔夫会抱怨,而且他没有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校园了,没有人爱你。这是商业联盟。 里维尔:我手腕骨折了,完全没法立刻伤愈。在打马刺的时候,有人抢断,我当时四肢着地,看着他们得分,然后有人落到我身上了。 比林伯利:1984年全明星赛的时候,托马斯、帕特森和费奇聚在一起开了个会。他们认为今年不会有什么作为了。那时候奥拉朱旺正在休斯敦大学翻天覆地呢。 约翰-卢卡斯(火箭后卫):比尔-费奇救了我一命。他是那个告诉我一切已经够了的人。【注:在1986年3月11日火箭输给凯尔特人后,卢卡斯再未出战,当季他打了65场比赛。】 1984-85赛季的火箭拿到48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桑普森拿下1985年全明星赛MVP,奥拉朱旺成为进攻大师。双塔在组合后的第一个赛季场均拿到42.7分22.3篮板4.7盖帽,桑普森也如愿以偿:他的活动范围在禁区以外,他也打得很开心。四年前才在波士顿夺冠的费奇如今也燃起了再拿一个冠军的希望,而且越快越好。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